國企不是個人的“獨立王國”

發布時間:2018-02-05 11:30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 分享按鈕

撫礦集團原黨委書記、董事長尹亮嚴重違紀違法案件警示錄

尹亮,遼寧省人大常委會原委員,撫礦集團原黨委書記、董事長。2016年9月23日,經遼寧省委批準,遼寧省紀委正式對尹亮立案審查。經查,尹亮存在違反組織紀律、廉潔紀律、生活紀律和國家法律法規規定等問題。2017年3月,尹亮被開除黨籍并移送司法機關處理。

公私不分

把企業當作自家門店

作為省屬重點國企掌門人,尹亮曾經有過勵志的歲月,有過為黨和國家事業奮斗的理想,曾經為撫礦集團的改革發展做出過貢獻,但是在取得一些成績之后,在權力逐漸增大之后,他卻忘乎所以,丟掉初心,深陷自私腐敗的泥潭,不斷侵占國家利益。

2006年至2012年,尹亮還讓集團辦公室工作人員,將其個人及親屬旅游、購物等數百萬元費用在集團報銷。

2007年至2011年,尹亮通過電視、報紙等途徑獲得一些有關收藏的信息,遂產生興趣,于是就讓集團人員購買集郵冊、紀念幣、仿古畫、工藝品等物品,費用在集團財務報銷。2006年至2012年,尹亮讓辦公室人員在北京、沈陽、撫順等地數十次購買服裝等。

2007年,他指示集團人事部門,將其孩子違規安排到集團下屬單位工作,長期不上班,卻領取薪酬“吃空餉”。從2003年開始,他還要求集團公司保衛處長對其住宅進行24小時安全保衛。

按照規定,享受年薪的企業人員不再領取企業其他報酬。2005年至2016年,在領取年薪后,尹亮又以多種名義,多渠道領取獎金600余萬元,其中2013年至2016年,尹亮在調離撫礦集團領導崗位后,仍然領取獎金90余萬元。

就這樣,尹亮將撫礦集團的公款,變著法兒流向自家的腰包,家中開支的一些費用,“理直氣壯”地到企業“核銷”,公家私家都當成自己家,國有私有都當成自己所有。

獨斷專行

盲目決策造成重大損失

尹亮自以為是一個“能人”,本事大、貢獻多,正因如此,他飄飄然自覺凌駕于組織之上,重大決策個人說了算,監督在他面前成了擺設,黨紀形同虛設。

在調查過程中,多數干部表示對尹亮就是一個“怕”字。尹亮對此心知肚明,他在懺悔材料中寫道:“員工們信服我,但也害怕我,害怕我手中的權力”“對任何問題都十分自信,開會時先下結論再征求意見,特別是脾氣漸長,不愿聽反對聲音,身上霸氣十足”。到了后期,隨著經營業績的提升,本就作風強勢的他,在企業里說一不二,儼然一副“老子天下第一”“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架勢。

多年來,尹亮逐漸養成了“一切都凌駕于企業和企業黨組織之上,根本沒有民主,一切以自己為中心”的行為習慣。據尹亮自己交待,“從機構設置、干部任用、生產指標確定,到獎金分配等,均由自己敲定后,再讓有關部門象征性地征求一下意見”。撫礦集團其他班子成員不敢問,也不敢說,主動放棄監督權利,他做起事來自然“一呼百應”。

2009年底,尹亮決定上馬頁巖煉油項目。由于項目缺少建設工程規劃許可,邊設計邊開工、邊建設邊投資。初始預計投資6000多萬元,但由于論證不充分,后續資金投入逐漸增加,最后如滾雪球般增加至30多億元,至今沒有收到應有的效益。按照規定,相關機械設備應隨工程進度進行采購,尹亮卻在設計定稿后便預定了全部設備。在他任職期間,撫礦集團已支付該項目20多億元設備采購費用。

在選人用人方面,尹亮更是“自拉自唱”,從提名到考核到最后拍板,都是他一個人的聲音。在撫礦集團任職期間,獲提拔的干部以他工作過的運輸部和西露天礦兩個部門居多,并且他給自己找出了“別的單位不認識的我怎么提拔”這樣的理由。2009年至2012年,他安排組織人事部門違規任用10余名干部。

拉幫結派

嚴重破壞企業政治生態

作為大型國有企業一把手,尹亮既是組織任命的正廳級干部,也是坐擁幾百億元資產的國企老總,這種占據重要經濟和政治資源的條件,讓他在與商人、官員等各方周旋中游刃有余,他有了自己的圈子,進而形成了利益共同體。他的圈子里面套圈子:親信圈、麻友圈、朋友圈。只有他看上的人才能進入他的圈子,只有他圈里人才能優先得到提拔,獲取各種利益。“圈子文化”被他演繹得出神入化。

優先提拔“親信圈”里的人。原東洲區某領導的孩子,參加工作不足3年,在集團公司13個月,便由普通工人提拔為副處級干部。

尹亮的“朋友圈”實質是一個權力利益交換圈。這個圈子里有煤老板、工程老板、黨員領導干部。他們以能進“圈”為榮,他們會“恰巧”將住房選在尹亮住所周圍,也經常給尹亮送上金錢和各種名貴物品。他們懷著不同目的,想方設法擠進他的“朋友圈”,以期在尹亮的權力影響下一起發財。

他靠煤吃煤,損國家利益鼓自己腰包。黨的十八大以來,反腐的力度明顯加大,尹亮整日擔心自己被查,挖空心思把非法所得的錢財東藏西放。2014年,尹亮曾經的下屬且交往甚密的撫順市東洲區原區委書記徐波被調查后,尹亮擔心牽連到自己,把大量的現金用牛皮紙捆綁打包,和名表、黃金等裝進拉桿箱用膠帶纏好,藏到其岳母家中,裝不下的現金則包裝好藏在自家別墅的電梯井里。他擔心與徐波涉及的共同行賄人會把他供出來,遂退還給行賄人張某、高某等人200多萬元。2015年,徐波案件審結后,他感到自己平安無事,又以裝修房子需要用錢為由,把200多萬元要了回來。

有腐必懲、有貪必肅,沒有誰是“鐵帽子王”,2017年3月,經遼寧省紀委常委會會議審議并報遼寧省委批準,決定給予尹亮開除黨籍處分,收繳其違紀所得,將其涉嫌犯罪問題、線索及所涉款物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記者 韓逢華)


筑牢國有企業的“根”和“魂”

全面從嚴治黨,國企領域不能例外,更沒有紀律之外的特殊黨員。從國企“能人”到階下囚,尹亮腐敗墮落的軌跡給人以深刻的警醒。

尹亮在撫礦集團工作40余年,逐步成長為國企“掌門人”,他本應以推動企業發展為己任,卻無視紀律規定,違反民主集中制原則,用權任性不受監督——他明里打著“為公為企”旗號,暗里卻損公肥私,把企業當成“自己家”,個人費用甚至購買衣物、日常家用都在集團報銷;他出門保鏢隨從;大搞一言堂,提拔干部非“圈里人”不用;他還大搞利益輸出,將企業大筆資金違規向外輸送,為他人謀取利益,攫取巨額錢財……

剖析尹亮的腐敗軌跡,可以看到隨著職位的變化,其個人私欲急劇膨脹,用權更加任性、膽大妄為、頻頻“越位”。尹亮從一名國企領導人蛻變為腐敗分子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不受監督,不講民主,將國企變為“自留地”“家天下”,企業政治生態嚴重惡化,國企黨的建設弱化、淡化、虛化和邊緣化十分嚴重。

正如尹亮在懺悔書中說,“長期把自己凌駕于企業之上,凌駕于企業的黨組織之上,一切以自己為中心,根本沒有民主,只有以自己為核心的集中”,成為獨霸一方的霸道“總裁”,沉浸在“獨立王國”的美夢中。當權力失去監督,一支筆決策,勢必給企業發展帶來巨大損失——在項目論證不充分情況下,盲目決策上馬,造成國有資產重大損失;將國有資產當成“唐僧肉”,輸出利益,身邊親信瓜分。凡此種種,阻滯的是企業的健康發展,剝奪的是職工的獲得感,更使黨的形象受到嚴重損害。

尹亮案件違紀違法時間跨度長,涉案人數多,加之本人刻意逃避調查,一度在當地流傳著“在撫順不調查尹亮,就不是真正的反腐敗”說法。這些都給執紀審查工作帶來了不少的困難。專案組抽絲剝繭,最終使執紀審查工作取得了較好的政治效果、紀法效果和社會效果。國企全面從嚴治黨“上緊發條”刻不容緩。結合尹亮案件,省委、省紀委在全省國企開展了大規模的警示教育。撫礦集團以民主生活會、專項整治等形式進行有針對性的整改,取得了顯著的成效。2017年,撫礦集團從之前虧損1000多萬元達到盈利近6億元,體現了執紀審查切實為國企發展保駕護航。

要通過加強黨建工作,筑牢國有企業的“根”和“魂”。習近平總書記在十九屆中央紀委二次全會上指出,“要繼續在常和長、嚴和實、深和細上下功夫。要加強紀律教育,使鐵的紀律轉化為黨員干部的日常習慣和自覺遵循。”作為國有企業“關鍵少數”,更要切實擔負起管黨治黨的政治責任,加強“思想體檢”,繃緊紀律之弦。同時,要加大監督執紀問責力度,對造成國有資產損失,以形式主義、官僚主義方式對待中央決策部署的,貫徹落實變形走樣的國企黨員領導干部堅決問責。通過織密監督之網,讓國企蛀蟲無處遁形,國企森林更加郁郁蔥蔥,充滿生機和活力。(李大春 作者單位:遼寧省紀委)

河北11选5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