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總理的小節與大義

發布時間:2018-03-08 08:59 ??來源: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 ? 分享按鈕

今年3月5日是周恩來總理誕辰120周年紀念日。周總理一生勇肩重任,嘔心瀝血,任勞任怨,勤勤懇懇為黨工作,真正做到了鞠躬盡瘁,死而后已,不愧是我們黨勤政為民的杰出典范。

新時代要有新氣象、新作為,關鍵是各級領導干部要敢于擔當、踏實做事,做到對黨忠誠、為黨分憂、為黨盡職、為民造福。周總理是全黨學習的榜樣。

在這個特殊的日子里,我們選取了周總理日常工作生活中的一組故事,與讀者共同從小節中感悟總理的大義。

故事一:我們都是普通黨員

紅軍長征期間,周恩來是黨和中央紅軍主要負責人之一,身兼數職。盡管工作十分繁忙,但他仍嚴格要求自己,認真參加組織生活。

1935年6月底,紅軍到達兩河口地區。在部隊休息期間,根據上級指示,黨組織進行了改選,警衛員魏國祿當選周恩來所在黨小組的組長。有一次,他問魏國祿為什么很長時間不開黨小組會議。魏國祿回答說,小組會議開過了,看到首長忙,就沒有通知。沒想到,周恩來用平常少見的嚴肅態度,批評魏國祿道:那怎么能行?我是個黨員,應當過組織生活。如果確實有事不能參加,我自己可以向你請假,你不通知我可就是你的不對呀!在我們黨內,每個人都是普通黨員,誰都要過組織生活,這是個黨性問題。以后開會可一定要通知我啊。

紅軍到達陜北后,有一次周恩來問魏國祿:“小組長,這個月黨費我還沒交吧?”魏國祿回答,已經代首長交過5分錢黨費了。首長集中精力忙大事,我們代交還不是一樣的。周恩來嚴肅地說:黨費怎么可以讓別人代交呢?國家大事重要,交黨費也重要,因為這是每個黨員的義務。

故事二:大家都是普通勞動者

1958年的6月,北京十三陵水庫正在熱火朝天地施工,烈日當空,熱風炙人,腳下的砂礫都被曬得發燙。奮戰在水庫工地的千軍萬馬中,有一支由中央國家機關和中共中央直屬機關領導干部三百多人組成的勞動隊伍。

走在隊伍最前面的,是我們敬愛的周總理。到了施工現場,水庫指揮部的負責人剛剛說出“我們熱烈歡迎首長……”站在隊伍里的周總理立即糾正他說:這里沒有首長,沒有總理、部長、司局長的職務。在這里,大家都是普通勞動者。

第一批領導干部義務勞動完成后,周總理又一次親自帶隊,帶領第二批領導干部230多人來到十三陵水庫工地。周總理親切地對大家說:我們來參加勞動,是為了改變一種風氣,造成一種風氣。就是要創造出一種熱愛勞動,上下之間完全平等,大家互相協作和毫無隔閡的新風氣。

故事三:半夜三點多的燈光

1966年5月,周總理第三次到大慶視察。5月3日,他到各處視察工作,忙了一整天。夜幕降臨,在大慶簡樸的會議室,周總理又聽取了有關同志的匯報,對大慶職工隊伍的革命化,對油田建設,作了很多指示。匯報結束,已經是凌晨一點半了。周總理毫無倦意,又精神抖擻地來到大慶展覽館,觀看了油田模型和技術革新展品。當回到辦公室,已經是凌晨兩點十分了。大家看到總理勞累了一天,都勸他休息。周總理說:我都快七十歲了,多給我點時間,多為人民干些工作不好嗎?

這一夜,辦公室的燈光一直亮到三點多。而五點多鐘,當服務員走進辦公室時,發現床鋪上被子已經疊好,在晨曦中,周總理又開始了新的一天的工作。

故事四:讓群眾背風坐

1966年3月8日凌晨5時29分14秒,河北省邢臺市隆堯縣發生6.8級大地震。10日下午,周恩來親自前往受災最嚴重的白家寨村。他一邊走一邊不時停下來跟群眾握手,說著:“鄉親們,你們受苦了、受驚了、遭災了,我來遲了。”村民自發圍成了一個扇面,周恩來叮囑不要擠著孩子。他踮著腳尖,可還是看不到最外圍的一些人,便讓身邊的人找來一個木箱,站在上面講話。當天刮著很大的西北風,可周恩來發現群眾都是面對西北風而坐,原來縣委專門搭了一個坐北朝南的背風講臺讓總理避風。周恩來不同意,堅持改變布置,讓群眾背風坐,他自己迎著風講話。

周恩來滿懷深情地安慰村民們,面對災難,不能低頭,要團結起來,重建家園,這樣才對得起遇難的那些人。在場所有人都被他懇切且充滿信心的語言鼓舞,自發的掌聲多次打斷他的講話。最后,周恩來請大家一起呼喊口號:“自力更生、奮發圖強、重建家園、發展生產!”這發自肺腑的吶喊一掃突發災難帶來的的陰霾,災區人民的信心為之堅定,精神為之振奮。

故事五:不能把錢花在我這里

周恩來居住的西花廳,出入院子有十幾個臺階,每次上下車都需要走很遠的一段路。1952年4月底,秘書何謙想要把這十幾個臺階拆掉修平,方便周總理直接在院子里上下車。正當在研究工人出入規定、路線、制度時,遇到周恩來從外面回來。問清楚情況后,周恩來果斷制止了:不準修。有這臺階,我上上也是一個鍛煉嘛。國家經濟還很困難,不能把錢花在我這里。

故事六:一條枕巾

1958年1月,周恩來到杭州考察。隨身帶著自己的鋪蓋:枕巾、棉褥子、床單和舊被子。舊被子還是抗日戰爭時期在梅園新村用的那一床,洗得已經泛白。枕巾也是用了又用,中間已經破損。他就把中間破了的地方剪掉、兩端重新縫上繼續用。浙江省警衛處副處長王長索同志實在看不下去,就趁他去開會的機會,領了一條新枕巾給換上了。

周恩來開會回來后,發現換了新枕巾,就詢問換枕巾的來龍去脈和原因。王長索覺得那條枕巾已經很舊,而且換一條枕巾也花不了多少錢,就一五一十地向他報告了情況。周恩來語重心長地說,我們的國家還不富裕,要保持艱苦奮斗的傳統。他還強調,即使以后富裕了,也不能丟了這個光榮傳統。

在其他場合,周恩來也講過不少類似的話,他很坦率地說,六七億人口的中國,就一個總理,再窮也不缺那幾身新衣服。但問題不是缺不缺衣服。他這樣做,不光是一個人的事,是提倡節儉,不要追求享受,提倡大家繼續保持艱苦奮斗的共產黨員本色。

故事七:三付飯費

周恩來在外面飯店請客,也是自費,而且不是象征性地付點錢,是按標準交。1973年9月,他陪法國總統蓬皮杜訪問杭州。蓬皮杜走后,周恩來特地請隨行人員到樓外樓飯店吃便飯。飯后,省里的同志要付錢報銷,他堅決不同意,飯店只得收了10元錢。在他的一再要求下,又增加了兩次,共收了20元錢。到機場后,他還擔心付的錢不夠,又留下10元錢請機場轉交飯店。這種公私分明、一絲不茍的精神,使飯店的同志們十分感動。他們核算這頓飯菜錢,共計19元多,并把飯菜清單、核算報告連同多余的錢,一起寄給了總理辦公室。

故事八:七條修養要則

1943年3月18日,周恩來在整風學習中寫出《我的修養要則》:

一、加緊學習,抓住中心,寧精勿雜,寧專勿多。

二、努力工作,要有計劃,有重點,有條理。

三、習作合一,要注意時間、空間和條件,使之配合適當,要注意檢討和整理,要有發現和創造。

四、要與自己的他人的一切不正確的思想意識作原則上堅決的斗爭。

五、適當的發揚自己的長處,具體的糾正自己的短處。

六、永遠不與群眾隔離,向群眾學習,并幫助他們。過集體生活,注意調研,遵守紀律。

七、健全自己身體,保持合理的規律生活,這是自我修養的物質基礎。

故事九:模范夫妻的“八互”原則

周恩來與鄧穎超的戀愛與婚姻,一直成為世人傳頌的佳話。周恩來對鄧穎超十分關心。盡管他日理萬機,每天工作十七八個小時,但是每天晚上10點,他一定要關心鄧穎超是否上床安睡了,然后才回到辦公室繼續工作。

1988年4月,正值中南海西花廳海棠花盛開之際,84歲高齡的鄧穎超觀花之后,滿懷深情地向身邊工作人員講述了她與周總理的愛情經歷,表達了她對周總理的無限思念和對他們高尚、美好愛情生活的深切懷念。她說:“我們的愛情生活不是簡單的,不是為愛情而愛情,我們的愛情是深長的,是永恒的。我們從來沒有感覺彼此有什么隔閡。我們是根據我們的革命事業、我們的共同理想相愛的。以后又發現我們有許多相同的愛好,這也是我們生活協調、內容活躍的一個條件。”

在長達半個多世紀的婚姻生活中,周恩來和鄧穎超始終奉行“互愛、互敬、互勉、互助、互信、互諒、互讓、互慰”的“八互”原則,堪稱恩愛的模范夫妻。

故事十:十條家規

作為國家總理,周恩來對晚輩十分愛護和關心,視如己出,發自真心地付出愛心愛意。而這份親情更多地表現在他以身作則嚴格要求他的侄兒、侄女等晚輩上。

周恩來曾多次諄諄教導晚輩:“要否定封建的親屬關系,要有自信力和自信心,要不靠關系自奮起,做人生之路的開拓者。”他還特別叮囑晚輩:“在任何場合都不要說出與我的關系,都不許扛總理親屬的牌子,不要炫耀自己,以謀私利。”所以,在周恩來的侄子輩以及第三代的登記表里,都找不到與周恩來的“關系”。周恩來還吩咐晚輩要將“不靠關系自奮起”這個準則代代相傳下去。

1964年8月,周恩來在外地的一些親屬恰巧都因公停留在北京。周恩來抓住這次難得聚在一起的機會,抽空給大家開了兩次家庭會議。周恩來語重心長地教育晚輩要過好“五關”——思想關、政治關、親屬關、社會關和生活關。談話是在嚴肅和活潑相協調的氣氛中進行的。既有嚴肅的說理和批判,也不時夾雜著生動的對話或“插曲”。

周恩來對晚輩們的嚴格要求,使晚輩們受益匪淺。他們深切地感到“嚴”就是周恩來對他們的最真切的“愛”。于是,他們總結歸納出了十條家規:

一、不準晚輩丟下工作專程看望他,只能是公差順路看看。

二、親人來一律住國務院招待所。

三、一律到食堂排隊打飯,有工作的自己買飯票,沒工作的由周恩來付伙食費。

四、看戲以家屬身份買票入場。

五、不準請客送禮。

六、不準動用公家汽車。

七、生活要艱苦樸素。

八、個人生活上能做的事不讓別人代辦。

九、任何場合不能說自己和周恩來是親屬關系,不能炫耀自己。

十、不謀私利,不搞特殊化。

這些家規內容雖然涉及的都是一些生活小事,但卻體現了鮮明的原則性。

故事十一:勇于自我改造

1951年9月29日,周恩來在北京、天津高等學校教師學習會上向1700多位教師作了題為《關于知識分子的改造問題》的報告。在報告中,他以親切感人的態度,闡釋了中國共產黨對待知識分子的方針政策,并且以自己思想改造的親身經歷,回答了知識分子為什么需要改造和如何進行改造的問題。他說:“就拿我來說,幾十年前就參加了共產黨,是不是進了共產黨之后工人階級立場就那么清楚了呢?也許看書學習、寫文章的時候是那樣,但是到實踐的時候,是不是辦每一件事情都合乎工人階級的立場呢?認真檢查起來,還是差得很遠的。工人階級立場不是從空中掉下來的,也不是自封的,決定的關鍵是實踐,只有實踐才能證明是否合乎這樣一個立場。”“也許有人會說,我們受過資產階級教育,恐怕很難改造了。這種悲觀的想法是不必要的。我們都是同時代的人,都受過資產階級的教育。”“只要決心改造自己,不論你是怎么樣從舊社會過來的,都可以改造好。”

周恩來的報告持續了五個小時。他以自我批評的精神坦白地剖析自己過去的經歷,聽者莫不感動。不少與會者反映:“周總理是革命前輩,為人民立了大功,是黨和國家的領導,且如此謙虛,當著我們的面解剖自己,我們還有什么不能向黨交心的呢!”

馬寅初說:“以這樣的辦法來領導知識分子改造思想,在我看來是最有效的。這不僅啟發了知識分子學習的要求,而且鞏固了學習者的信心,提高了學習者的情緒,推進了思想改造的進程。”

南開大學教授楊石先說:總覺得周總理的報告“是針對我的思想講的,他說的是那么真摯,那么中肯啊!”

著名哲學家金岳霖教授晚年回憶說:“對我這一年齡層的知識分子來說,交往最多、對我們影響最大的是周總理。早在1949年,我們就經常在北京飯店看見他,聽他講話。頭一個印象就是共產黨員也仍然干干凈凈、整整齊齊,而談吐又斯斯文文,總的印象是非常之特別,又非常之平常。”他講到關于知識分子改造問題這次報告:“聽眾好些都是五十過頭的人,我就是。我從來沒有聽見過周總理這樣地位高的人在大庭廣眾中承認自己犯過錯誤。對我們這些人來說這是了不起的大事。”

故事十二:鄧穎超致周恩來的一封信

今天距你出訪的日子只有4天了。我懇切地希望你能認真地注意考慮并采納我以下的幾點意見:

一、為了能夠完成訪問的任務,你務必爭取在你行前和訪問期間,掌握好你的身體不要出現波動和變化,這是完成任務的首要的關鍵保證。為此,你無論如何要下決心在繁忙工作中,要有稍事喘息的安排,要做最低標準的一點精力儲備。否則,可能引起極不利的影響。

二、必須大破你的習慣勢力。由于你的身體變化,年齡增長,不可能仍像過去出訪時那樣忙勞不堪地走上旅途,到后又接著緊張地工作。故在行前要狠舍一些事物,凡能回來辦的就留著回來辦,也可使繁從簡。

三、你這次出訪時間雖短,但都是很緊張的,腦力精神活動重多的,需有點儲備精神,才能工作得好。否則,給人家看到一副疲勞相,也很不好。

沒有機會和你面談,只好用書面提出。希諒我是從全局和對敵斗爭的需要提出的。

故事十三:和時間賽跑

在周恩來紀念室的展柜里,陳列著一本周恩來同志1974年的工作日歷。在3月26日這一頁上記載著:

下午三時 起床

下午四時 與尼雷爾會談(五樓)

晚七時 陪餐

晚十時 政治局會議

晨二時半 約民航同志開會

晨七時 在七號辦公

中午十二時 去東郊迎接西哈努克和王后

下午二時 休息

整整連續工作了23個小時!人民可曾想到,是76歲高齡的老人,而且已經是癌癥纏身,病情愈來愈重!

……從1月1日到6月的5個月中,他除了到醫院檢查病情和病重休息外,總共抱病工作了139天。在這139天中,他一天工作不足14個小時的只有9天,工作14個小時到18個小時的有74天,工作18個小時到24個小時的共44天。其中不少天是連續工作,沒有間斷。

2月9日,他工作了整整20個小時。10日起床后,又一直工作到12日凌晨四點三刻。

3月6日,他在工作長達12小時之后,體力實在支撐不住了,又躺在床上繼續工作,批看文件達9個半小時!

5月6日,他連續工作了18個小時后,剛睡下40分鐘,就被叫到釣魚臺。而后,只休息了3個小時,又工作了10多個小時,一直到8日凌晨4時半。

這期間,周恩來同志抱病為黨為民操勞,曾4次發生缺氧病狀。有一次他連續工作了3個晝夜,晚上又安排了幾個會。他累得犯了病,就站著用椅背頂住腹部,繼續聽工作匯報。同志們請他坐下,他低聲說:“我不能坐,一坐下就會睡著。”他的病情太嚴重了,6月1日才同意進醫院動手術。

住進醫院,周恩來同志也沒有能夠靜心治療。他頂著江青一伙的干擾,繼續工作。從1974年6月1日到1976年1月8日逝世,他在醫院動過6次大手術、8次小手術,平均每40天就要動一次手術。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忍受著精神上和肉體上的巨大痛苦,找同志談話,接見外賓,處理日常工作。

翻開這一頁頁工作日歷,我們看不到一分一秒光陰的虛度,看到的是周恩來同志為人民服務鞠躬盡瘁的耿耿忠心。在這一年半的住院歲月里,他同中央負責同志談話161次,與中央部門及其他有關方面負責同志談話55次,接見外賓63次,與陪同人員談話17次,在醫院召開會議20次,離開醫院外出參加會議20次,找人談話7次……

故事十四:工作是第一需要

平日里,周恩來怕身邊工作人員為了照顧他的休息而耽擱事情,不止一次地告誡他們:“不論我在吃飯、開會、接待外賓,有急事要找我,不要回避。就是我休息了,也要叫醒我。”“爭取一分鐘的時間,就多做一分鐘的工作。”幾十年來,周恩來就是這樣夙夜匪懈、分秒必爭、廢寢忘食地工作。是什么力量推動他如此忘我地工作?他在一次接見日本朋友時,說過這么一段話:“在漫長的中國革命戰爭中,有許多同志都犧牲了,為了把犧牲了的同志的工作承擔起來,我們活著的人更要加倍的工作。我每天都以此激勵自己。”工作對他來說是生活的第一需要,忙和累已習以為常,并不構成對他的壓力和負擔。因為這種忙是自覺的、主動的、有序的、忙而不亂。

河北11选5开奖视频